荼靡


清风少许入思迁,
晚盼银丝旧玉栏。
醉酒席间妆景焕,
红妆万里送清烟。 ​​​

然后的然后

   入夜
   “殿下,殿下”谁,我在哪里,我又是谁,“殿下,殿下,殿下,醒醒,再睡晚宴就要迟到了,殿下,殿下,殿下。”唔,是啊我是心语,炼心语,是这个国家最小的公主殿下,今天是皇兄凯旋的日子。
      “九公主到”“臣见过九公主”“起来吧”“儿臣见过父皇母后,父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,母后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“平身”“谢父皇母后”然后呢?
        对了那次晚宴皇兄造反,似乎一切美好的记忆都在那天终止了,“唔,然后呢?似乎就没有然后了”是了那次后国库空虚,民不聊生,各大地方起义,就没有然后了,是啊没然后了我炼心语,如今前朝公主呢?”再也没有然后了.
         “唔,语,语”“谁”“早安!再不起来就迟到了哦”是啊我是一名国中生呢?“来了,早,玲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呢?